Return to site

改变世界前,先改变自己

尼摩

YY每次来ZI,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的笑声由远及近,这之后,ZI的门铃才响了。

她的大嗓门和话痨性格让大家觉得她就像个小小孩。但小小孩非常坚定,她想读生物的想法从签约之后就从未改变过。如果你问她,“为什么想读生物?”,她能不停讲3个小时。

某次,我们聊到了她在显微镜之下观察细胞时的感受,她说那时候自己非常激动和欣喜:

“都是小小的生命呢!多让人惊喜啊!”

“那么癌细胞呢?”

“癌细胞怎么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癌细胞的感受?它们也许根本不想这样啊?它在它的成长中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然后就被迫不断复制,也没有人帮它修好bug。人们总是在想要怎么把癌细胞杀死,而不是修复它让它成为正常细胞。你说癌细胞多可怜啊!”

在ZI,有YY的地方就有欢乐。她这突出的性格特点也在文书中展现的淋漓尽致,自成一派,让人印象深刻。

其实从传统意义上来讲,YY是个大多数老师会头疼的小孩。成绩差,又非常粗心,还得时时让人提醒。体制内的教育总是拿着当下价值评判的尺子,把每个人量一量,努力使他们变得整齐划一,拥有相同的个性,相同的爱好,好像流水线上的产品。然而在ZI,我们会聚焦于每个个体本身的特点,并且让学生自己也能看到他/她的闪光点。谁能保证,坐在自己眼前这位成绩不好却想法脱俗的人,可能是一个未来的诺贝尔获奖者?自以为是的评判是没有意义的,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千万别毁了他/她们。

从“游戏少年”到未来软件开发师

去年的N还是自称naive的男生,但现在他不会这么说了。申请季一路走来,他找到了自己的自信和目标,成熟与担当。充斥着翻篇前“人生”的网络游戏,也适时克制了。现在的他,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写作、自学编程语言、通过交流练习自己的表达能力。

实际上,这个成长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之前努力准备过的SAT考试,结果并不尽人意。那时已经十月份了,同时还有文书,学校考试等需要全心顾及,N觉得有些疲惫。在那样的时间段里,N还在被矛盾的两极拉扯着,一边是ZI努力做申请的小伙伴所带来的压力,一边是抱着“只要有学上就好”的心态的自己学校的同学们。

“万一我努力了,还和以前一样失败,怎么办?”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败,我真的行吗?”

整个申请季中,N都在不断地质疑自己,我们都在不断地鼓励他,还好他坚持了下来。在这坚持中,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从原来不愿和老师或陌生人交流,到自己请老师给自己开了一门编程语言课。他还代表学校去参加议会,去狱所采访罪犯,也开始积极地一遍一遍的修改自己的文书……

要想让一个人相信他自己“我能行”真的很难,特别是当过程中有失败经验时,一个人很容易就会怀疑自己,也会怀疑外界对自己的正向评价。但ZI一直坚信,一个愿意为学校修善网络系统并仔细排查任何可能造成故障原因的人,一个被问到为什么会成为学校篮球队队长时只是谦虚地说“因为学长毕业了”的人,一个从不善交际到敢于打电话到招办询问自己申请状态的人,一个经历了许多次成长失败但依然没有停滞不前的人……这些,值得被一个大学看到。

N在申请走完之后,最感谢的就是这个过程中我们对他的信任和鼓励。使我感到欣慰的是,他说,自己拿到理想的offer这件事并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女王的压力

我和C大王真正的“认识”是从襄阳公园开始。当时的她处在文书难产期,我们转移阵地,前往小公园找灵感。在散步的途中,很意外,她不知不觉就用掉了半包纸巾。

我第一次发现,眼前这个被贴着学霸标签的女生,这个平时总爱笑的女生,也有着她不为人知的压力、自卑、理想与现实的纠结以及,从未诉说过的秘密。那些秘密,随着时间推移,在头脑中不停回放,增加更多细枝末节,最后使自己负重不堪,却又不知何处是卸下包袱的地方。

那时,我开始深切感受到,我们自认为很了解自己的同学、朋友、同事甚至是家人,但其实我们很可能“不认识”他/她们。大部分人因为缺乏倾听,而不能建立与他人情感的真实链接,这其实是很孤独和悲哀的。

尽管人与人之间的境遇不同,各有各的困惑和徘徊,但如果能有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们把烦恼分享出来,他们就会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孤立无援

在ZI,听到别的同学分享自己的故事,甚至袒露从未袒露过的心声,我才发现大家都差不多一样苦逼。通过workshop对彼此深度认识,让大家的心走得很近,虽然我们实际上只相识不过百天。”

这样真诚的share的好处在于,你会从理解他人那里理解自己,从而理解这个世界。也会发现,那些自己小世界里大破天的秘密,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个重。包袱说放下,好像也就放下了。”这是女王在散步结束后对我说的话。

内向型人格的自我挑战

S酱是一个自称内向的的男生。

在去年的workshop初期,他个人对于团体课程这样的模式是不适应的。他不爱说话,极力想在团体中隐藏自己。然而我们的导师却并不想放过他,多次对他进行开放性提问:“这次你的回答需要说超过五句话。”“你还有什么想法?”“你有什么comment吗?”“这个问题先从你这里来回答。”

……

S酱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他跟我建议,在正式的工作坊之前应该有些“预热”的环节,让类似他这样性格内向的男生可以更快融入进来。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workshop本身的设置,有助于像你这样内向的同学走出“舒适地带”?“我这么问他。
 

他听完,表情有一瞬的变化,似乎若有所思。

其实内向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们俩也曾探讨过拥有内向或外向性格的人的各自所长。在之后的文书创作中,他也多次由文书这个出口谈到自己内心的成长变化。他承认,自己习惯于待在熟悉的区域和安全的情境下,可能是出于保护,但有时,适当地让自己处在不安的情境下,并没有什么坏处,甚至可以更容易看清自己。

现在,硬要归类的话,他仍然属于内向,但不同的是,他开始接受自己的性格特点,并不以此为理由,把自己限定在某个圈子里。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敢打电话到招办,写邮件给AO,在陌生环境中也可以向他人表达自己观点,并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做义工的男生。在未来,他也许会做更多有挑战的事。

写 在 最 后

其实,我非常想对辅导过的学生,或者那些正要开始踏上申请之路的小伙伴们说一句话:你或许是大山,或许是大海,也可能是林间的小溪抑或是溪中的石头。但都是这个世界美妙的一部分。你就是你啊。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