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感谢你们,让我学会不断超越自我,突破极限

特写君:

这一期的学员采访和往期有些不同,因为它是Alan悄咪咪投稿的内心独白。

Alan是个典型的理工男,申请的school list是美国TOP10工程学院。RD结束,他拿到了全美前10理工学院的5封录取。而这份光鲜结果的背后,是申请季起起伏伏的波折,不断走出舒适区的痛苦,走出之后海阔天空的自在,和回顾往事的珍惜。在整个过程之后,他最想说的是“感谢”,对同学,对朋友,对ZI,对父母。今天就一起来看下他的成长故事。

Alan

美高

SAT1570 托福116

录取学校:

(皆为美国前10工程学院)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EECS专业

卡耐基梅隆大学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

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

乔治亚理工学院

来具体说说我大起大落落落又大起的申请季吧。

我关系较好的朋友圈子里90%+的人都录取了他们的ED(真不是夸张)。而我,因为对梦校斯坦福的深爱,没有做任何的ED。(注:斯坦福只有REA,一旦决定,无法ED其他院校,风险系数极高)

当时的等待是最煎熬的,直到EA拿到了两所我都很喜欢的公校offer,才能定下心来写常规轮的文书。从暑假开始到那时再到死线最后几天,那中间我无数次被逼疯,被推到自己心中的悬崖边缘。直到我掉了下去然后才就发现了迷雾下的新世界。说真的,没有ZI老师们无时无刻的激励,我很可能早就放弃了,根本不会有机会去那么细致的思考我是谁,我是如何变成今天的我,以及我到底喜欢什么、到底需要什么、又到底想要什么。

申请季大多的难关,我都是在ZoomIn面对并度过的。ZI对我来说就是甚至有点第二家庭的感觉吧,身处这个环境中人就自然而然的会感觉到舒适,这点是我除了家里从来没感受到过的。感谢ZI这个大家庭,你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我申请季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首先说辅导老师们,包括龚妈,金梦老师,蓝猫老师,梁奶奶和我的关系一直非常好。虽然她们并不是直接负责我的事情,但是我有事情找她们都永远会给我一些新的看法角度,对我的内容进行提问帮助我再深挖下自己,或者需要时候的emotional support。同样的,我的主顾问北落老师虽然也会push我多做事多思考,但更多时候是我找不到动力想放弃的时候跟她聊聊,就能帮我重新回到自己的轨道和节奏上。与我而言,她们并不像是传统意义上老师的形象,让我感觉被监视和压迫或者包办一切。对症下药的她们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平衡点,会给我时间自己调整,只在必要时候拉我一把。同时,我能实实在在感受到所有人都是真正关心我的。

在此处添加文本段落

说实话,在看到斯坦福那一丝机会都不留的拒信时,内心深处不是悲哀也不是伤心,仅仅是无边无际的沉默。和三两好友在WholeFoods逛着街,一句话都没说。不仅仅是不想说,更是不知道怎么说。虽然已经录了一个超级好的学校UCB,完全达到心理预期;虽然我知道说出来朋友们都会温暖的安慰我;虽然这个消息自从我知道它有多难进就一直准备着。但还是一下子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当时我第一时间把截图发给了我的父母、北落和关系特别好的一个朋友,但是对梦校的这份感情与我而言是一件过于personal的事情,所以当时反而不想和他们具体聊这件事。正好有我印象很好的一个小学妹就在楼上,于是去问她想不想陪我去gym疯一小时放空下自己。她说太累了,但看出来我状态不大对头,所以就陪我去了房间阳台上聊天。天南地北的扯,很放松 很轻松,慢慢将我回公寓路上单曲循环的All Time Low变成了一首GOING GO。再次感谢你,也感谢大家。You talked me out of it, and that was really, really, really important.

然后讲讲二位大大。劲波老师最吓人的几句话:好在哪、还有吗、你再想想… 这三句话虽然成了我们绝大多数ZI同学的梦魇,每次被问到都会沉默良久或者抓耳挠腮。但是现在回首,jinbo他每次这样把我们推出舒适区是非常有意义的。自己永远没法这样逼自己,但不这样跌下悬崖,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与此同时,如果说申请季中jinbo是扮的是白脸,那么huini更多时候就作为知心大姐姐的形象扮个红脸啦。和她聊天就感觉像是在和一位学姐讨论,不仅仅是大学,也包括生活各种方面。从这点上来说,ZI老师们都很像,但是我可以找他们聊不同的事情,从不同角度听听他们的想法。

然后是我的同学们。我们跌跌撞撞的互相搀扶着,但最后都成功度过了这一片汪洋。再回首,一起又都仿佛近在眼前。和他们在一起给了我勇气和力量度过这个疯狂的申请季。没有相互之间无限的ZI-style qcs和回答就没有最后成稿的一份份文书和对自己的认识。虽说申请是一个人的申请,但没有我们相互的激励和促进也永远不可能达到今天的成就。Hey 再次谢谢你们和我初中高中的所有朋友们。你们帮助我看清自己、蜕变成了现在的我,并且给予了我足够的信心和理解。

其实申请季还有两位要感谢的人,他们是我的父母,也是我见过最好的父母。

他们是我申请路上乃至整个人生最感谢的人。他们很得体的退出了我的个人空间,并且在申请季以及整个高中将掌控权交还给我,但还是会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默默的、不求回报的帮助我支持我。顺手收录几件他们教会我的事情吧。

作为一个通常情况下很理性的人,在教育方面,我告诫自己不再去想硬性的投资回报率这件事,毕竟用爸妈原话说,金融方面最好的投资就是当时拿你的学费再买套房子。我仔细想了想,貌似还真是这回事儿lol。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在美高这四年我的那些不能以硬性指标衡量的成长,绝对是无价的。再插一条我和父母各种聊天总结下来的,perspective is everything - 我用什么心态看待世界,我就会看见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绝不会后悔当年出国,在十五到十八岁建立人生观价值观的时机看看世界是怎么样的,明白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两面性。

最后来讲讲番外吧。

我一般来说是一个很冷静理智的人,但申请季其实还是由着自己的感性思维做了很多决定。为了梦校放弃ED机会、暑假文书写到一半去参加戏剧夏令营、申请截止前一周和小伙伴们半夜在宿舍common room看完了英雄联盟一年一度的世界总决赛、大考前周末晃去chinatown吃火锅和烤肉……虽然我实际上也是一个焦虑的半完美主义者,但我知道不娱乐放松下我会垮掉,所以就去做了,其实也不是多正经的理由、更懒的去弄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自欺欺人。因为即使是在疯狂学习和文书写作的时候,我也会找尽办法让自己绷紧的神经放松点,比如stress eating,比如耳机里电音开到超大功率,再比如和朋友们一起开深夜座谈会骂骂老师、学校、申请以及just life in general。讲真,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所以你把意志力放在逼自己写作和学习的时候,其他方面就请先放一下,毕竟这可能是你学术生涯最重要的三个月。

更何况,很多时候能做的都做到了 该有的录取标准也都达到了,就是没能抽中那张彩票,时也命也。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肯努力,今年申请进不了梦校,还有转学、研究生、教授等等,只要你想 皆有可能。说大点其实就是要能够与自己和睦相处,因为我们只是人,所以必须学会与自己的缺点、与自己身上的人性共处 - if you can improve something, do so; but if you really can’t, please accept it. 申请季是一个需要不断超越自我、突破极限的过程,但也需张弛有度。

虽然只有付出后才有资格佛系,但是借用曾看到一句话与大家共勉:要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只有这样才能与自己和解,才能找到前进的力量。

有时候忙到天昏地暗,看着身边有些人貌似轻轻松松的在浪着,心里绝对多多少少会有一丝怨念。然而有两点可以时刻保持在心里:你旁边那位刷着剧的美女可能刚修改完第二十稿文书、你右后方趴着睡觉的仁兄也可能昨晚因家庭矛盾而失眠 - 换句话说,你不会是最惨的那个,也大概不会是最用功的那一个,你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申请到最后就是拼着一口气吊在那里,再多的帮助都无法让你真正克服自己的内心。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到你的信念并寄托于这个信念。于我来说,支撑我的就是这个念想:现在吃的苦都是为了将来的乐。Everything will pay off, somewhere, somehow, sometime. 这个信念不一定最适合你,也不应该最适合你 - 你得去找到属于自己的pillar of faith and life. 老师和家长可以靠他们的经验在一开始把结论告诉你,但其中的酸甜苦辣必须得自己经历过才能真正理解,理解之后才能有真正的成长。

未来的路还很长,无论如何,我都会一步步走下去,从三番开始、从Cal开始。我也希望大家都能踏踏实实的走下去,记住一点: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感恩一切

Peace Out

文 | Alan

图 | Alan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