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他好像什么也没做,该如何写文书?

Candy

“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写的。”

当我问Jim为什么在写课外活动感到困难时,他这样回答。

异国参加workshop

第一次见到Jim是在去年八月初的ZI内部聚会上。当时Jim坐在角落里,很安静,也比较沉默。我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想让他更快地融入ZI的大家庭。他虽然很有礼貌地回应我,但没有多说什么。“也许Jim就是个慢热的男孩子吧。”我当时心里想。

在八月的workshop里,Jim一开始还是表现得比较拘谨,没有那么自信大方地在大家面前直接说出自己的观点或者疑问。但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为期近一个半月的工作坊课程,Jim全部坚持了下来,无论是在上海的ZI办公室,还是在遥远的美国。

Jim就读于美国爱荷华州一个很小的教会高中。虽然在workshop后期,Jim已经回校上课,但他克服了时差以及各种阻碍因素,认认真真对待每一项任务。虽然知道Jim因为转学的事多读了一年,且SAT只有1600+,但看到Jim如此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对他的申请还是比较放心。

"我自己没什么好写的"

然而,当我后来看到Jim提交的文书材料后,却越发担心起来:课外活动几乎只着重写了做陶艺一项,主文书也都是记叙性描写,鲜少有自己的感悟和想法,更让人郁闷的是,在一篇关于雪城大学(排名61)why school的补充文书里,Jim是这么回答的:因为雪城大学的主题色是橙色,橙色代表阳光、积极、活力,给人感觉很好,所以我想来雪城念书……

眼看着RD轮的deadline步步逼近,不够理想的成绩再加上同样不够理想的文书,不可知的结果让我开始忧虑。一等到Jim12月中旬放假回国,我就赶紧约他上门聊天。

“Jim,我觉得你的文书写得不够深入。”我开门见山地对他说,“你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写得比较深入,但有些活动就写得比较表面,或者说,走套路,我很难从你的文字里看到你做一件事的初衷和过程中的感受,以及事情过后的想法。”

“那是因为我觉得那些事没什么好写的啊。”

不一定,也许只是你没有好好挖掘那些活动背后的故事。

越挖越多的课外活动

于是,我从他最喜欢的陶艺制作谈起。小学时,Jim在手工课上偶然接触到了陶艺,并且发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因为作品得到许多人的认可,Jim的成就感也非常高,对陶艺也就越发热爱。良性循环驱使他在陶艺方面做得越来越好。在美高念书期间,他在学校举办了陶艺作品展,获得了周围人很高的评价。

而在聊到Jim做的其他课外活动时,他的语气就显得比较平淡。比如,他在学校担任篮球队和足球队队长。这本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但Jim却坚持认为自己任职是理所应当,没什么好自豪的:“我是团队里最年长的,担任队长也不奇怪吧。”但其实,他带领队员打比赛,为团队付出了许多,其他人都看在眼里。

再比如,他曾经一笔带过自己帮助学校维修网络的事。而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才回想起自己检测网络时爬楼的乐趣,也记起自己用一技之长帮人解决问题,得到认可时的快乐。

甚至,直到我在拿到Jim老师的推荐信之后,我才知道他做过一项有关图书馆的调查研究。而在此之前,Jim从没提过这件事。我基于事实,问了他很多具体问题,Jim这才半推半就地说出了这件事:因为比较擅长数学,Jim在十年级时就修完了所有的数学课程。于是,他要求学校的老师为他独立开项目。正巧有一天,他听见同学抱怨学校的图书馆一到中午就特别热。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就把这件事作为自己的调研项目,通过数学建模、在图书馆各个角落定时测量温度等方式展开了研究。在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后,Jim得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结论——图书馆中午发热之迷,是因为楼下食堂每天在那个时间都要……开、锅、烧、饭……最后,Jim写了一份报告,并专门建立网站,向别人介绍自己这个猜不到结局的研究。

在如此反复地交流下,Jim逐渐开始意识到一件事:原来那些自己曾经看来不足挂齿的小事,在别人眼里其实是非常了不起的。原本的Jim像是没有被打磨过的玉石,在经过层层加工之后,内里的光点终于闪烁出来。

deadline进行时

在与Jim达成了共识之后,我们接下来打算一起攻克下一个难关:Jim是一个非常想做好申请,并且愿意为此下苦功夫的人,但有时在时间规划上不是很合理。于是,我们制订了非常详细的计划:按所申学校的类别分,按补充文书的类别分……我和他一起设置好所有的deadline,甚至细节到每一天的每一个小时要去做什么事情,以改善Jim时间管理的状态。同时,我还指导他如何更细致地做学校调研,了解学校的文化精神,以便在supp上更好地发挥。

在辅导的过程中,Jim写的每篇文章我都会带着他一起逐字阅读,然后修改语言,并且与Jim进行double check,他想表达的是不是就是文字传达出的意思。

写文书前的头脑风暴和层层递进的分析图,是每次动笔前的必备品。一遍一遍修改同一篇文书,既花费大量时间,也会让人非常崩溃。但是Jim不会有任何抱怨,且每次修改后的文书,与前一次相比,质量都会有很大提升。

后申请季的自我突破

当2016年第一天的钟声响起,Jim完成了所有学校的申请,随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在等待中,Jim也没有闲着。

申请虽然结束了,但Jim并没有落下自己的功课,反而对学习有了更多主动性,不断地去攻克学术方面的难题。他在学校中又完成了两项关于统计的研究项目,并在课堂上展示了自己的成果,获得了大家一致的赞赏。

以前对查官网资料有些抗拒的他,如今也利用春假的时间,相继拜访了哥大、纽大等名校,并和AO进行了深入的交谈,了解到了各校的详细情况,也向对方介绍了自己,为未来做更多准备。

Jim与纽约大学AO合影

同时,Jim作为他们学校的意见领袖,参与了一项由国会举办,关于监禁法案的讨论会。在会议中,他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了解到了他们对这项活动的看法。在随后的游说活动中,他走在了队伍最前面。在活动结束后的感谢信中,他这样写:“I was a student who speak with a shaky voice in front of public and after event I can comfront an important person while having cameras pointing at me.”和申请季之前相比,Jim如今更加愿意在公众面前说出自己的想法,更多地参与到实践中,身体力行地帮助他人。

甚至是在收到许多waitlist的那段难熬的黑暗日子里,Jim还是摆正了心态,非常积极地与学校往来邮件,向他们展现自己的变化和价值所在。哪怕是普渡已经发了拒信,Jim还是没有放弃。

最后,Jim选择了去雪城大学读信息工程(2016USNews显示其排名全美第三)。有一天,在做ZoomIner采访的时候,Jim告诉我,他觉得自己在申请季中收获了很多offer以外的东西。比如说,他以前会认为当球队leader是件很普通的事,在参加了workshop之后,通过和同学的交流,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挺有领导力的人,对于自己的认识也更加客观和全面了。这些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的。

你远比自己想象的更优秀

其实,很多学生都像Jim一样,在申请过程中会有这样的困惑,“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写的”“我认为我不优秀”“同龄人比我厉害多了”……

你觉得自己平凡普通,身无长处,但这也许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事实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有他自己的故事,只是还没有正确地认识自己,用客观公正的心态看待自己。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自己的这副躯壳之下,到底蕴藏了多大的内在能量。

我想,作为ZI的辅导老师,这是我能做,也是应该做的。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