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我是如何打破“超级中学学生”魔咒的

一个文艺女生的申请季独白

学霸的日常

高一刚入学的时候,我没想过出国的事,只想着好好学习要考本市最好的大学。每天都是宿舍-教学楼-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不过和其他同学不同的是,我并不只是埋头学习,随意敷衍学校规定必须参加的活动,而是去做好每件小事

正是这些小事一点点改变了我。发展课上,戏剧学院的教授手把手教我们拍微电影学生会里,我目睹外人眼中的“官僚机构”里的真实情况;社团里,我体会到大部分人的冷漠击不败个人兴趣的强大力量;语文和英语课上,我有机会作周全的准备,做几次好书推荐,几次范文赏析,几次课文试讲。学校提供的资源那么丰富,还有什么是我把握不了的?

还真有,分数。

能力和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很多时候,我在成绩和兴趣之间难以抉择。表面上我有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活动,但本质上,在数理化竞赛得奖、课题研究超棒的同学面前,成绩稍逊的我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为什么我物理考试永远也不能做对最后一问?为什么我化学永远上不了平均分 ?为什么我上课题目都没看完的时候就总有同学能先报出答案?

在这种 “鄙视链”下,表面大大咧咧的我其实内心很自卑。我享受创作和分享的过程,但考试的分数就像海浪一样一次一次将我打回岸上。我是不是必须接受“唯成绩论”的隐藏生存守则?这种价值观真的对吗 ?名利和本心在拉扯,虚幻和真实在崩裂,我会觉得整个世界和我站在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对立面,像东非大裂谷的两岸,像马里亚纳之底和珠穆朗玛之巅,像牛虻和苍穹。自己的力量实在太渺小。既然这样,那就藏起真实但脆弱的自己,努努力、老实本分地奔饭,出操,听课,刷题,考试,别的不用多想好了。

ZoomIn记忆

而在高一下半学期,室友说她要出国,也使我接触了出国留学的概念。隐隐觉得山外有山,我在这里得不到的,或许在大洋彼岸的国度里可以寻到。父母开明,虽以为我只是一时兴起说说罢了,但提出只要我能考出SAT和托福,就认真考虑本科留学。

那以后,从14年1月到15年7月这一年半里,我在全国超级中学的高考学习压力、出国标化考试、课外活动里四面楚歌,进退维谷,颇有拆东墙补西墙的手忙脚乱、朝不保夕。除了白天要和其他同学应付一样的面向高考的工作量,夜里我和室友常常在阴冷潮湿的宿舍洗手间里拆了门板在洗手池上作临时桌子,背巴朗,刷考题,读原著,做活动……这所超级中学带给我名校学生的光环,也让我背负着对“资优生”的压力和期望。和父母的约定也时刻提醒我家庭承担的风险和殷殷的期盼。还有周围许许多多优秀的同学,在给我鼓励和支持的同时也像五指山一样压着我。

15年8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ZoomIn。从那以后几个月申请季的煎熬里,我和ZoomIn的每一位顾问、同学、零食柜子,日夜厮磨。这里的每个人每件事都鲜活地存在于我的十七岁,以致于每每我会想起那段时光,总会涌起激烈丰富的情感,大哭,大笑,大悲,大喜。五味杂陈,六亲不认。

我记得酷暑里挤在厅里作工作坊,缩在角落腼腆的西蒙同学说:“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任何特点,我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远程参与的那位会打太极的美高同学说:“你喜欢篮球,会去虎扑作翻译呀~你还当SAT老师呢,那可是实打实地上台讲课啊。”上礼拜西蒙和我一起参加了ZoomIn分享会,非常自信,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简直化身卖健身卡的了)。

我记得馄饨店里板凳在油腻地板上滑来滑去,热气覆上眼镜。我对另一所超级中学的学霸小乌人说:“你SAT2300多啊,这么厉害?”她低下头咬了口馄饨,说“同学都比我厉害呢。”现在她再也不以成绩看人了,正在当支教志愿者。

我记得咖啡馆里喝着蝴蝶夫人,一人面对一台电脑呆滞脸,来自大玉米地的美高同学椅子君说“语法题微信截图发给你了,选哪个?”参加过各种辅导班的刷题小分队长,我,秒回,“这是dangling悬垂结构嗷。”椅子君现在在全美信息管理专业排名第一的雪城大学。

我记得甜品店里,我们和新来的实习生第一次见面,点了四杯黄瓜牛油果奇异果芹菜青椒榨出来的“五青汁”。帅帅的韦恩小哥说:“我组过乐队哈哈,唱Muse” 我说:“这么巧,我也超爱英伦摇滚 !”小哥现在录取了位于波士顿市中心的Emerson College编导专业,SAT分大概就我三分之二多点,但论逼格论审美不知道比我高到哪里去了

我记得二楼靠窗的沙发上,我们陷在里面直不起腰,浸淫留学申请领域二十载的老年专家X化身树懒,幽幽地问“你觉得你三个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 我低头玩手指,“我不知道。。我不太确定啊。。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树懒说:“再想想 ?明天告诉我吧!”专家在我11月2日中午截止的申请时,两点睡,六点起,最后一刻也不放弃我。(还有猝不及防地一连发来好几条59秒的语音……)

我记得襄阳公园里,我哭成狗。瘦瘦小小的顾问尼摩硬是缠着我绕公园走了一圈又一圈,走过了拉手风琴的黑人艺术家,走过跳广场舞的老阿姨。我说,我觉得《情人》里的杜拉斯写的就是我。她说她大学看过这本书。我第一次对人讲了我所有的感情经历,心脏灼灼地疼。

我记得复印机旁,Candy老师一次又一次地帮我扫描,打印。在点心小铺子里,也不忘问一句老板“这店面租金多少啊?”为ZoomIn惦记着更好的选址。我不会忘记你喜欢的音乐节,草莓,迷笛,还有你居然说你认识我爱的小众后摇乐队的主唱。

我记得电影院外,几个姑娘叽叽喳喳讨论。我问:“老炮儿不是个正面角色吧?”想当服装设计师的学生会主席说:“很多人都有这种“臭老爷们”的特点,女性不太敢指出,总惯着他们。”我还记得我和主席约了要冲进Valentino试衣服(当然并买不起哈哈哈)。

我记得晚上十点的静安寺外高架,两个人支着三脚架拍桥下来往车流。我说 :“辛苦你了小松哥,帮我一起弄视频 !”小松哥邪魅一笑,“哈哈习惯啦,我经常帮别人搞的 !”小松哥再也不三句不离脏字了,现在成为了会烹饪的大暖男,烹饪技术不知道比我高到哪里去了。

我记得环贸餐厅里,电视台演播室里,瑜伽馆里。我和huini天南海北地聊着,从纽约生活到传媒行业,从女性男性到家庭观,做学校调研时我还发现某大学的教授居然和他的学生是夫妻。Huini说,“我研究生的时候也不如你现在这么成熟啊!”我露出了谜之微笑。

我记得办公室里每个平面都坐着人,抱着键盘噼里啪啦,群里不知谁吐槽了一句:“还有3小时就是ZoomIn给我们的截止日期了!”顾问小仙马上接茬:“快写快写,不然老板扣我工资了 !”我不会忘记莱斯大学临时发来的要求面试申请3天后截止的邮件,小仙陪我做学校调研、写补充文书搞到凌晨两点。

我记得12·31跨年夜,陕西南路没有鞭炮的响声,文书还没有改完,街上湿冷没有人,小乌人问:“我们为什么要跑得那么快?”小黑人,就是我,我说 :“因为好玩呀,喜欢在风里任天飞的感觉 !”小乌人现在笃定了要学哲学和数学,我跪下了,我长跪不起。

……

我记得无数个这样的瞬间,我感受到我周围的人,无论成绩高低,无论长相美丑,无论家境好坏,都是活生生的人。这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光用一个成绩,一个颜值,一个存款证明,是没有办法简单概括的。一个流浪汉可以惊天动地地爱过,一个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也可以做过龌龊的勾当。那你要怎样才能真正认识、了解、理解、欣赏一个人呢?

申请的过程也是一样的。你可以在三秒内知道一个学生的成绩,三分钟内知道他所做的活动所获的荣誉,但你若不用心看,他真正美好的品质,那些挣扎和内心的秘密,你永远无从得知。而ZoomIn做的,就是一点一滴,一词一句,深入地认识你,了解你,理解你,欣赏你。我们不做表面功夫,我们走心,我们带你认识世界,发现自己。

工作坊,馄饨店,咖啡馆,甜品店,沙发上,公园里,复印机,电影院,高架桥,瑜伽馆,办公室,大马路,都是我们共同成长的地方。通过一次次你来我往的深入交流,我逐渐意识到我曾用来评判事物的标准是多么单薄。而在表面的数字之下,一个人内心的品质,勤奋,创意,诚实,乐观,无私,这些无形但宝贵的事物,有多重要。

至此,我想我终于有勇气打破所谓的“超级中学学生”的魔咒了。

多维度的金字塔

每个群体,以某一个角度去划分金字塔,站在顶端的永远是寥寥数人。如果这个群体长期只有单一价值观,且筑造金字塔的权威在各种细节中无形灌输贯彻该价值观,那么绝大多数人就会无意识地为了迎合这个评判标准去付出大量时间精力。时间久了,大多数人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光环下少数人的成就,就会隐隐地自卑,否认,无视自己其他特质,然后只得继续迎合。

可事实上,用金字塔划分一群人的标准可以是千姿百态的。在不同的标准下,顶端的寥寥数人便可以是任何人。因此,我花了两年才意识到这一点:“不要看周围人做得有多好,而要看你自己擅长领域的最强的人做得有多好,然后朝他去努力。

名校都是成绩好的人,在成绩好的金字塔里成绩不太好,并不足耻。而真正重要的是,你说你擅长篮球,擅长写作,擅长音乐,那你距离少年成名的投手,作家,艺人有多远?口口声声要追求梦想,到头来还是为了名校空一纸文凭奔走,其中有几分为他人眼中名利,几分发于自己本心本愿,到头来扪心自问,自己站在自己承诺要一生奋斗的金字塔的哪一层,自己其实是最清楚不过的吧 !

既要优秀,又要做自己

我感谢母校,让我懂得勤奋是种可贵的品质,让我登上更高更大的平台,让我遇到志同道合、上下求索的良师益友。我尊重这里每一位学霸缜密的思维,渊博的学识,几年如一日勤恳钻研刻苦学习。可那终究不是我想成为的人,我想我走走停停,漂泊四方,且爱且恨,一支笔诉他人事,一首歌道他人心。多年挣扎辗转,回望过去,是母校让我变得“优秀”,是ZoomIn让我成为“自己”,两者都是我人生途中不可或缺的灯塔

你或也在迷茫,划一叶小舟在兴风作浪的大海里,拄一根手杖在云雾缭绕的大山里。就现在,勇敢地踏出这一步吧,来ZoomIn看看,少年,管它圣殿或深渊。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