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心有暖阳,不怕天寒地冻

小仙

4月17日,周日,天气晴。

公司前排巷子口的樱花开了,弄堂里有一群踩着暖阳的大白猫,隔壁的旺财和小布丁正和着对门阿婆的神曲唱着歌。

天气晴朗的日子,其实适合坐在ZI一楼的阳光房发呆。我想起自己遇到在ZoomIn辅导的第一个学生时,也是这样的好天气。那天,她就坐在这间阳光房里做SAT。我走过去,她忽然仰起头,元气满满地和我打招呼,脸上挂着很大很大的微笑,全身散发着开心的味道。

她的名字叫Jamie。

Jamie是典型的体制内乖孩子:非常懂事、体恤“老师”、写作积极、没有情绪失衡和拒绝合作的现象。一开始,我会觉得这么配合的孩子应该很好辅导,所以对她非常放心。直到我们在做workshop,在辅导她写文书时,才意识到,传统的听话、乖巧,有时是不利于申请的。

Jamie从小在闽南老家被爷爷奶奶带大,由于地理原因,那里习惯把小孩训练成接受指令的学生,且会在学校里强化老师和学生的层级关系。在Jamie的观念里,ZI的顾问就是老师,她需要做的是接受指令并完成。被动地写作让我们万分苦恼,甚至于在EA/ED轮的申请时,huini就指出,“J,我想让你知道,你在写文章上是不动脑的。你不应该这样只等着修改和答复,没有自己的观点。申请是你自己的事,你要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自然而然,后来我对她的辅导重心也放在了思考层面的“主动性”上。我会跟她强化:在ZI,没有那些“约定俗成”的规则。但其实,想让Jamie“打破”既有观念,是非常困难的。

RD轮的早期辅导中,每次跟Jamie在申请群里讲文书时,基本都是我在说。Jamie会惯常回个“好的”“收到”“明白”这样的指令型回复,我们彼此在沟通上很难实现“打乒乓球”。她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接受辅导,再尽可能快地发给我新文章,周而复始,没有一点点冒火花的感觉。而且,她的文书没有情感和新意,有的时候表述逻辑上也会有问题。

远程沟通或许更增加了辅导的难度。我和huini还有Nemo老师在商量一番后,达成一致共识:得把这姑娘薅到ZI来写文书!

来ZI之后,我对Jamie的文书辅导基本是面对面,逐字逐句地抠细节。期间,我能明显感觉到Jamie很辛苦,有时候夜很深了,她还是坐在电脑前不断地修改。可她始终没有跟我抱怨过,哪怕一句。说真的,对她的勤奋我一直格外钦佩。申请季的苦难很多,可她的抗压力和配合度真的很高,虽然她不止一次告诉我,她是个连买VPN都嫌麻烦、填个表格就头皮发麻的人。但事实是,她克服了她口中的不耐烦,整个season都在不停地写,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哭着写,写着哭。

也许是因为彼此接触久了以后,Jamie对我的态度发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从一开始刻板的师生关系,慢慢变得像朋友一样。我能明显感觉到她正在对我打开自己:她开始跟我分享在学校的经历、和家人的沟通、朋友们的故事她希望和我互动、得到新观点和意见。在相处中,我除了在申请上继续帮助她,也会像朋友一样,给她灌输“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的观念。这些良性的沟通和强力的信任机制更给了Jamie的文书创作更大的助力——她的文章变得更有观点,观点变得更有voice,voice里也全是她想说的故事。

后期的Jamie,变得更加自信和确定。以往,她遇到任何问题,总是习惯小窗戳我,不愿意在ZI的大讨论群里过多分享自己的信息,害怕被围观。我开始慢慢鼓励她多使用自己的申请群,这个过程虽然有些长,但量变总会引起质变的。我记得当时她正在给Rochester(罗切斯特大学)写loveletter。那封letter写完之后,她直接po到了申请群里,潜水的huini当即回复了她,并问她为什么选择写(letter里的事情)、写这些是为了什么?按Jamie以往的特点,必然会立马小窗我,“怎么办?huini好像生气了,我该怎么回啊”云云,,但那一次她没有——她淡定地跟huini进行了几个轮次的对话,自信、从容、有理有据,对于自己要做什么、说什么,更是了然于胸。这对她而言是一种突破,她的自信正在慢慢建立,并且在她的生活中一直延续下去。申请结束后,她依旧做得很好,坚持看书、实习、照看妹妹。

3月伊始,我和Jamie通了个语音电话,话毕,她似乎想了很多,然后给我留了句信息:“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经历必然会给我们不同的能力和特点。有些人可能十天,就能做成我们需要花十年才能做成的事。但我们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做了十天没做成就放弃,我们需要的是时间和不言弃。

其实,一套好的申请和申请者的申请状态是有极大关系的。例如Jamie,她一直是一个内心富足,安稳扎实的人。她曾经发给了我一张相片:穿着厚重布偶装的她,在一个少儿英语机构里跟台下的小朋友互动,那些小朋友在台下边跳边笑,很明显被她逗乐了。虽然她被遮住了脸,但我知道,她那时一定无比无比无比开心。“心有暖阳,不怕这世上地冻天寒”也许是对她最好的形容。

申请的那段日子里,Jamie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大的努力,而这样的努力总会有收获回报的一天。即使她是个SAT1800+的普通申请者,也拿到了各种类如UIUC的满意offer。经历了这一切的她,自己也有许多感触,比如这篇:SAT1800+的我也能拿下UIUC!

Jamie说:“ZI是间‘农场’,顾问是给我们帮助的‘农场主’,ZoomIner就是在农场工作的‘农民’。‘农民’想要什么都可以,但需要依靠自己的双手——自己播种,自己施肥,自力更生。但耕作的时候,‘农民’不会孤独,不仅是因为有志同道合的伙伴,还因为有 ‘农场主’,她们会在我、我们遇到问题、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在身侧。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